笑话一则(转载)

高三时生活紧张,学习压力大,我体质差,经常上火,有一次在人中(就是上嘴唇以上,鼻子以下)很密集地出了一片燎泡。后来火败了,留下一片硬疖。这硬疖是没弹性的,嘴巴动作一大就会扯破流血,多次以后硬疖就成了黑色的了。本人戴眼镜,又一副龌龊相,所以活像电影里留卫生胡的日本鬼子。那段时间我都没法见人了,总觉得别人在看我笑话我。还好是冬天,索性戴上口罩遮遮丑。

班主任是很体贴我们的,知道高考辛苦,常常读报给我们放松一下。有一次读了一篇,大意是这样的:

有一个小青年脸上长了青春痘,用了很多方法都治不了,很自卑,觉得别人都在笑话他,看不起他,鄙视他。他甚至觉得就是因为这个才找不到女朋友。他觉得人生无望,于是决定自杀。于是跳楼。从四楼跳下,半空中被晒衣服的绳子拦了好几次才落地,结果安然无恙。他不甘心。买来安眠葯吃了,又怕死不透,还把煤气打开。结果又没死,因为房间到处漏气,煤气都散光了,安眠葯吃的又不够多。他很郁闷。恰巧同屋的同事快要结婚了,天天都是甜甜蜜蜜幸福的样子。他在嫉妒之中有了一个可怕的想法:自杀死不了,那我杀个人判个死刑,总能死了吧?于是他把同事杀了。自然他被捕了,在死刑之前在看守所待了个把月。由于在个把月里一直喝稀饭的缘故,当他上刑场时,脸上的青春痘好了。

这不是一个笑话,而是悲剧。但是在高压力高封闭状态下的高三学生,心理多少有点不太正常(我是这么认为的!)。所以听了这个悲剧全班大笑,我当然也大笑。只觉得嘴痛了几下,也没在意。直到看见女同桌目瞪口呆的目光,我才意识到不对劲,赶快摘下口罩,只见长方形的雪白棉布中间,一片殷红。当然是血疖破了。赶紧拿纸擦。可能因为不是正常的血,那血很稀,而且量大,怎么擦都止不住,干脆不擦了,决心让它流到是正常的血为止。地板上滴了一大片。班主任发现异常,过来问怎么了。我说流血,怎么都止不住。看到地板一大片的血,可把老班吓坏了:不会是血友病吧?!忙送到医务室,撒了些药粉,好了。

于是学校里传开了:有个傻子听笑话,一直笑到流鼻血。

拜托,我那不是鼻血。

“笑话一则(转载)”的一个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