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黄金年代-20

日子一天一天过,慢慢的就到了期末考试的时间。由于是进入大学后的第一次考试,所以,大家都非常的重视。平时泡网吧的不泡了,平时谈恋爱的不谈了,平时逛街的不逛了…反正平时干的事情,到了期末考试前的两三个星期都会打住。补考是小事,要是什么都不会搞个重修那就麻烦了。重修费也是小事,只是重修起来特没面子,这事在大一的时候,搁谁身上都是丢人的事情。

考试前的这段时间都是异常的寒冷,江南的冬天又潮湿又冷,北方来的同学有怕冷的只好裹着被子坐在书桌前研究学问,有实在忍不住的,就睡在被子里,拿个手电照着看。少有的一些心宽体胖的意志力不坚强的人,不到十点就睡了,用他们的话说就是船到桥头自然直,考试的问题不大,应该能混过去。

夜越来越深,气温也越来越低,子涵的寝室中最后只剩下两个人在看书,其他的人都早早的上床就寝了。子涵走到李晓的旁边问,“你复习什么呢?”李晓抱着吉他头也没抬的说“弹吉他的书…”子涵大惊道,“你不活啦?这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复习?”话刚说完,子涵和李晓同时听到了一个奇怪的声音,“嘎吱,嘎吱……”听的让人毛骨悚然。子涵小声的说,“这什么声音?”李晓说,“不知道哦…”刚说完,又传来了嘎吱嘎吱的声音,这一下把子涵和李晓给吓坏了…

子涵说道,“听别人说,以前我们这栋楼的下面是乱坟岗…”李晓手一抖,吉它没拿稳掉在了地上发出了嗡嗡的声音,然后一阵死寂…突然,嘎吱嘎吱的声音再次出现…

继续阅读我的黄金年代-20

曾经的岁月(三部曲 * 中)

今天继续,说一下当年我们吃饭的地方,与其说是吃饭,不如说是塞饭,全是塞进去的!有这么个笑话,说有个学生买了两个菜,吃了第一个,然后说,这世界上还有比这个难吃的菜吗?说完他吃了第二个菜,刚吃一口,他哭着说,还真有…

1:这是我们学校历史最悠久的食堂,也是离我寝室最近的食堂,所以在这里我锻炼了几年以后,在外面无论吃多难吃的饭菜都觉得无比美味!寝室的重庆胖子林芽儿最喜欢在里面吃“大排”,什么叫大排?大排就是猪身上不知道哪里的一块很大的瘦肉,然后外面裹一些面粉之类的东西。寝室的重庆瘦子王晓同学大三下学期在食堂二楼整整吃了一个学期的炒鸡蛋,毕业的时候连我听见炒鸡蛋都想吐。但是,我们对一食堂依然痴情不改,可见学校的食堂还是有很魅力的!
IMAG0070 

继续阅读曾经的岁月(三部曲 * 中)

全方位报道


点击可看大图
1.开始介绍一下吧,这是从学校大门一路走上去能看到的第一个标志性建筑。上面毛爷爷写的八个大字我始终没有认出来,后来是听别人说的我才认出来了。


2.这是背对着上面那张图拍的学校的大门,这是一个很长的坡,这条路造就了很多的情侣。哥哥牵着妹妹的小手,慢慢的走…

继续阅读全方位报道

《我的黄金年代-19》

子涵和芽儿从电脑城回到学校后,径直往寝室走去。刚一进寝室的门,周旭就冲着子涵说,“靠,你小子真行,刚才就笑了那么一下,小雨的脸一下就他妈的红了。”芽儿转过身来看着子涵,问道,“你笑了?”子涵说,我也不知道,好像是笑了一下吧,我也记不清了。子涵心里琢磨着,我的笑有这么大的威力?难道我就是传说中的东方朔说的,北方有佳人,一笑倾国,二笑倾城,三笑…三笑…三笑牙膏?

正在沉思中,忽然从寝室外面走进来几个人,进来以后说到,“你好,我们是XX省的,来统计下我们省的老乡。”统计走了以后,又来了几批人,都是找老乡的,说什么要开同乡会。

都统计完以后,寝室里的电话响了,三个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呆了一会,周旭冲着子涵嚷着,“傻啊,就你那近,接电话。”子涵嘟嚷着,“肯定不是我的电话。”说完就拿起电话,从电话里传出一个熟悉的声音,“你好,请王子涵接下电话。”“我就是,鹭学姐,有什么事情吗?”“没事,吃晚饭了吗?”“没。”“那出来走走吧,我请你。”“怎么能老让你请我?”“那你请我吧!”“这……”“呵呵,怎么了?不愿意?快月底生活费用光了吧?”“恩,是啊,我也没怎么花就没了。”“好了,电话里先不说了,去篮球场那吧,我在台阶上等你。”

深秋傍晚的风有点凉了,从寝室出来以后,子涵把手搓了搓,哈了一口气,然后往裤兜里一插,慢慢的向篮球场走去,远远的就看见鹭学姐一个人靠在栏杆上,看着远处的庐山。风吹着长裙轻轻的动着,一种极美的感觉,子涵看着眼前的一幕呆住了。

“来了?喂…傻了啊?”“哦,没事。你和高中的时候不一样了。”“是啊,高中的时候多傻啊,就知道傻读书。”“我也一样,还老是考倒数呢。”“还好意思说呢!”“把我叫出来有什么事情吗?”“刚才有人去你们寝室去统计老乡的人数吧?”“恩,是啊,你怎么知道?”“那些人就是我班上的。参加老乡会可以,但是那些什么学生会和什么部的,你就别参加了,听我的吧。”“恩,好。”“这么听话?”“恩,认识你三年了,你不会害我的。”“呵呵,那天把你卖了!听歌吧,篮球场这里每天傍晚都放歌的,挺好听的,我常来。”

你若不肯说,我就不问,只是你现在不得不承认,爱情有时候是一种沈沦……,“这不是林忆莲的伤痕吗?”子涵说到。

“别说话,听……”

不得不说,此歌此景此人,都是很美的。

《我的黄金年代-18》

“芽儿,我们去电脑城走走吧,看看有什么好点的程序方面的书,顺便买几个游戏回来玩玩。”子涵揉着发涩的眼睛说道。“好,等我把头洗完。”“靠,每天一大早就看你瞎折腾,这都周日不上课你还打理你那一头的秀发啊?”“我爱拉芳…”“靠!你能不能换一句?”自从大伙都明白了“芽儿”一词的意思,似乎就没有人再记得芽儿的大号,因为无论从什么角度来说,“芽儿”要比“林志林”来的亲切可爱一些,以芽儿的人品和个性,倒也和“芽儿”一致。

等芽儿折腾完,都快九点了。从寝室出来以后,子涵不住的数落芽儿,“靠,你真能折腾,比女人出门还磨叽。”“你不懂!出门要整理好,我爱拉芳…”“行了,别说了,你有道理!”一般在情况危急,或者自知理亏,或者面羞的时候,芽儿最爱说“我爱拉芳”,这句话就像天蓬元帅的九齿钉耙被人扳直了,变成了九齿钢叉,一叉能把人叉到九霄云外。

快走到校门口的时候,芽儿远远的就看见周旭和小雨两个人从校门外进来,然后胳膊碰了碰子涵,“看,这两个人回来了…”“恩,这比例从这么远的地方看过去还是不协调。”走着走着,越来越近了,周旭那身躯,无论是从远处看还是近处看,都让人觉得压抑。走到面对面的时候,芽儿和周旭打了个招呼,子涵什么也没说,只是看着这一对微笑了一下。

到了电脑城的时候,买好了书和游戏,子涵对芽儿说,“我们去找找有什么好电影吧,看看有没有斯瓦辛格的电影合集卖。”说完,两人就向着音像制品的柜台走去。挑了一会,子涵选好了早就想买的斯瓦辛格的电影全集,交完钱正准备走人,看见芽儿又在那里磨叽,左看右看不肯走。店主这下是看出门道来了,就问芽儿,“先生,是不是要好看的电影?”芽儿连头都没抬的在那里翻着,嘴里说到,“恩,有什么精彩点的?”店主转身在一个纸箱子里拿出几张光盘,递到芽儿的手上,芽儿一看,呆住了。子涵说,“什么啊?”接过来一看,原来都是些没穿衣服的姑娘。芽儿满脸通红的说,“你看我像那种人吗?你怎么给我这种东西!你把我当做什么人了!有没有日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