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身为一个计算机专业人士,不会用Linux一直是我的一个遗憾,晚上从7点开始,花了5个小时的时间,我终于学会用Linux,不过现在会的还是一些基础,得继续学…只会用Windows,永远是受制于人…,这是一种很不好的感觉。

Screenshot

厚道论

今天做了一件不厚道的事情。

不知道我的简历在网上又被哪家公司给看中了,下午还在上班的时候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招聘软件工程师,听着挺别扭的,其实叫我写代码的就好了,工程师这个称呼实在愧不敢当。估计那公司人事也是常在别的公司挖人,首先就问我说话是不是方便?本来我直接推掉就好了,但是我偏不,我简历上那么大的红色字体写的在职勿扰没看见?我说,是,不方便。然后那人又问我,什么时候方便,我说六点以后。结果等我吃完饭将近7点多才打来电话,我没接…

人事7点还在加班打电话挖人,这样的公司是没有必要去的。

程序算个屁

昨天晚上,挂着“抠抠”看书,忽然一声清脆的声音把我从梦中惊醒,仔细一看,原来是我来深圳以后第一个崇拜的偶像。为什么说是我的偶像,因为那时候我搞不定的程序偶像全能搞定,所以他就成了我的第一个偶像。当我还在慢慢的编写程序的时候,偶像已经在用Javascrpt编写小游戏玩了,依稀仿佛好像是个打飞机的游戏,一架飞机在下面左右晃动飞来飞去,然后上面掉下一些敌人,打中了敌人就算赢了…看到用js编写的这个游戏,我顿时觉得他和神仙一般厉害……

后来因为一些个人的原因,偶像离开了深圳,回了老家,然后就一直没了联系。昨天在网上碰见了,一聊才知道丫跑到沙特阿拉伯去开采天然气了……

程序算个屁,不如天然气……

化蝶

其实那天逛动物园,给我震撼的不是威猛的狮子,老虎,不是高大的大象,不是憨态可掬的河马,犀牛,不是机灵的猴子,不是…而是动物知识馆中那一屏美丽的蝴蝶…

在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喜欢听梁祝,虽然那时候我还小,但也能听出乐曲的优美。

有这么一个故事:

庄周梦见自己变成一只蝴蝶,飘飘然,十分轻松惬意。这时全然忘记了自己是庄周。一会儿醒来,对自己还是庄周十分惊奇疑惑。认真想一想,不知是庄周做梦变成蝴蝶呢,还是蝴蝶做梦变成庄周?

这个故事一般称作“庄周化蝶”。在一般人看来,一个人在醒时的所见所感是真实的,梦境是幻觉,是不真实的。庄子却以为不然。虽然,醒是一种境界,梦是另一种境界,二者是不相同的;庄周是庄周,蝴蝶是蝴蝶,二者也是不相同的。但庄周看来,他们都只是一种现象,是道运动中的一种形态,一个阶段而已。

简单的一个故事,即表现了一种人生如梦的人生态度,又把形而上的“道”和形而下的庄周与蝴蝶的关系揭示出来。形而下的一切,尽管千变万化,都只是道的物化而已。庄周也罢,蝴蝶也罢,本质上都只是虚无的道,是没有什么区别的。

一只丑陋的毛虫可以变成一只美丽的蝴蝶,而我们何时才能变成一只展翅飞舞的蝴蝶?或许只存在梦里,或许只是明天……

小六是个疯子

我中午一觉醒来,登陆一看,哈哈…7条留言,从来没有同时有这么多留言啊,我忽然觉得我是个人才了,居然有这么多粉丝了,点进去一看,嗨,我幼小的心灵再次受到猛烈的打击,原来是同一个人留言。

小六同学一向是这样的,以前在读大学的时候,要么整天整天的不吃饭,要么一次吃六碗,要么整月整月的不洗澡,要么一天洗六次,要么整场整场的不考试,要么一学期重修六科…很多这样的例子我就不多说了。

下面我出个题目给大家猜猜:

请听题:小六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

  1. 一次吃六碗
  2. 一天洗六次澡
  3. 重修6门
  4. 寝室住6楼
  5. 寝室号是604
  6. 我认识小六6年

六个选项,可以多选,猜中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