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爱有天意

梓希跟秀景是同校的大学生,她们双双暗恋戏剧学会的尚民。一向较为主动 外向的秀景要求梓希代写情书给尚民。梓希便将自己对尚民的情感毫无保留地抒发出来,却被迫要写上秀景的名字。尚民看过那些情书后深受感动,但是渐渐被梓希吸引住。梓希每每遇上他都感到混身不自在甚至内疚,但越是设法逃避他,缘分越是将他们拉得更近…

《时代周报》:失控的腾讯帝国

原文地址:http://www.cnbeta.com/articles/165683.htm

在卡通的企鹅背后,是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公司—腾讯的身影,但与可爱的企业LOGO形成鲜明对比的,却是行业内很多公司惧怕的阴影。对腾讯的口诛笔伐,似乎是起始于去年的一场讨伐战。在采访中,腾讯并没有回应时代周报 记者的问题。事实上,在很多人的眼中,腾讯已经异化以及无法控制,它正在按照自己的方式野蛮生产着。这家公司究竟发生了什么?马化腾为何会让外界感觉言行不一?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企鹅的笑脸变得狰狞?

成立新的部门,试图把控山寨刷机市场,腾讯的步伐开始有些诡谲。

与一个多月前发生的这件事情相伴而来的信息是,腾讯两个牵涉共同利益的部门,因为资源的争夺最终怒目相对。

马化腾已经对公司失去控制?广被业界诟病的腾讯复制文化到底源于何处?

广袤的被冰雪覆盖的南极大地上,成千上万只企鹅正准备过冬。“就像一个细胞或者一个人,它表现为一个一元整体,在空间中保持自己的特性以抗拒解体……既不是一种物事,也不是一个概念,而是一种持续的波涌或进程。”

在凯文?凯利的《失控:全人类的最终命运和结局》这本书里,通过对蜂群的观察阐述了这样一个道理:个体是无意识的,群体在整体的失控中却找到了方向。这里有一个不可忽视的逻辑:从失控到把控。

同所有企业的发展过程如出一辙,成立13年,已有2万多名员工、数百个产品、几十条业务线的腾讯公司,不可避免会遇到大企业病,但在今年开放的大背景下,这个庞大的腾讯帝国正驶向整体的“失控”当中。

“如果规划好了,一切在控制当中。”在互联网这片自然、活力不断而正野蛮生长的土地上,身躯庞大已经占有优势的腾讯该怎么走?能否走到凯文?凯利所预言的把控境地?

继续阅读《时代周报》:失控的腾讯帝国

又到了一年的年尾

又到了一年的年尾,很多当初计划要做的事情又和往年一样没做完…按照这个规律,每年制定的计划完不成,那么是不是这辈子的计划也完成不了了?想到这里,我脑中冒出一个字:“日!”

虽然这年很多事情没完成,但也做了几件比较重要的事情:

1.哥跳槽了,薪水涨了可以说是将近100%,不过…这说明一点,我以前很低,每次跳都是翻倍的,第二,杂七杂八的扣来扣去。

2.认识了我家大脸妞,互相见了父母。由于隐私,这个不多说。脸大是一种美德,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3.见识了血雨腥风职场斗争,也见识了真正的人渣。

4.离职的上一个公司,我是第一个走的,结果带来了一个离职潮,最后连副总都走了。后来我觉得我挺不厚道的。可是后来一想,哥给你服务了这么多年,该做的也做了,不该做的也做了,顿时心中释然。

5.三年前的三星940nw正式退役,换了一个大脸显示器,三星BX2250。我对国货基本没有信心,所以基本上所有的电器类的东西不会考虑国货。

其实我的生活真的蛮平静的,其他也都是小事了,没啥好说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