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国

最近关注了一下娱乐新闻,看到一则消息:导演关锦鹏打算开拍小说家韩寒作品《他的国》电影版,并正改编剧本。有传由台湾人气女星桂纶镁出演。

在你年少时是否曾梦想成为国王?
长大后的你是否还会继续这个英雄梦?
有些人的心里没有很多东西,哪怕是穿过内心的深处挖到肝里也没有。
有没有比兄弟和女人更加重要的情谊?
有没有比飙车时凛冽的风更刺激的逃亡?
纵身跳下,恍惚里终于看见一双双惊讶和肯定的眼神。
画面在人们面前晃过,你的青春是否也只是果园里一块不和谐的石头?
这是一个关于他的国的故事。
野草冲出土壤,它们一百三十五度仰望的天空在哪里。

韩寒从叛逆青年到知识分子

“老去”的韩寒

◎文/本报记者 张薇(除署名外)

韩寒,这个27岁的青年,不仅写着书闯入赛车界,如今又开着车闯入杂志圈。

5月1日,韩寒的一篇博客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吸引眼球:他的新杂志征稿,最高稿费1个字2块钱,用他的话说:“这本杂志可以帮助大家完成更多的梦想,无论是写作或者影视和音乐,希望他可以帮助好人,惩治坏人。”

韩寒的杂志,定位为青年知识分子杂志,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杂志的性格是有趣,高薪稿酬则是对文字的尊重——区别于郭敬明、张悦然们的青春文学,他的杂志充斥着他作为一个文人的梦想和一个青年知识分子的情怀。

有人说,当初的那个叛逆青年远去,现在的这个韩寒正在“老去”。

老去,并非是衰败而是成熟,也是他所代表的一代年轻人的成长。

一本高稿酬杂志的背后

韩寒和“他的国”

“我不在江湖,江湖中却有我的传说。”很早的时候韩寒就已经这样说过,但是前半句被人们忽略了。多少年来在无数反对他的人眼中,他依然是偶然走红的作家,有了钱玩玩车子,对他每件事都做到出类拔萃视而不见。

毋庸置疑,他是一个异数。当张悦然和郭小四还在文字中摸爬滚打,还在为了你爱我爱你爱他爱我的轮回中生生不息乐此不疲的时候,韩寒突然在暗处亮起信号灯,盖过所有的光芒:“让开,我要过去。”

继续阅读韩寒从叛逆青年到知识分子